您的位置: 首页 >> 绿色生活

大漆家具具有强劲生命力

发布时间:2019-02-26 18:11: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大漆家具具有强劲生命力

大漆家具具有强劲生命力

张德祥先生说过:大漆家具是中国家具的祖宗。刘传生很认同这个说法。因为早在中国木质家具诞生前,距今六七千年的河姆渡文化时期,就有上过大漆的木碗被祖先使用。所用植物漆既美观又防腐,由此开了中国木器使用漆饰的滥觞。自汉代始,打破席地而坐的习惯,起居方式由低向高革命性变化,需要大量家具

大漆家具具有强劲生命力

。之后两种起居方式并存直到宋代,家具形制发生了全新变化,坐具、卧具、承具、庋具等基本齐备。在这个较为漫长的发展演变过程中,从魏晋南北朝到唐宋元明清,从皇室到富商巨贾一直到民间,许多家具都是大漆家具。

刘先生认为,大漆家具是伴随着人类进步发展进步的,几千年历史上从未离开过大漆家具,由于人类智慧和巧技的不断渗透和提升,传下来洋洋可观的大漆艺术品,既有实用又有欣赏价值,其精品涵盖了各个时代,各种器物。在古代画本小说中,西门庆用3元(银元)买了个丫环,4元买了个厨师,6元买了一件大漆床。当时,家中拥有多少大漆家具曾经是财富和社会地位的象征。明朝奸臣严嵩被抄家时,抄出最多的家具是大漆家具。

到了黄花梨、紫檀在中国传统家具史上出现后,确实成了璀璨耀眼的明星。但它们是两种天然材质,不是一个工艺系统,而大漆家具属于同一个工艺体系。因此,大漆家具是中国家具最早的母体,是祖宗。另外,黄紫和红木做成的家具在明清曾经辉煌一时,构成了历史长河中的一段,此后随着木料减少曾经式微。漆木家具在中国则是一直在使用,具有更广泛的器具品种,不像黄紫那样有局限性。大漆家具使用区域广泛,民间、文人、皇家、宗教人士都在用,千姿百态,工艺更复杂,蕴含的文化更深厚—不仅是简单的漆饰器物,而是古代文化和审美思想的载体,是艺术品。

中国大漆家具对红木家具有许多影响

既然大漆家具是中国家具之祖,那么,任何后来的家具,包括红木家具和后来的创新家具,都与历史传承分不开。

刘传生认为,红木家具是不用大漆工艺的硬木家具,但在制式上仍然沿袭了大漆家具成熟的制式,红木家具出现以前,中国传统家具的结构造型已经存在了千百年,红木家具在传承的基础上进行了再创新。在保护和装饰方面,红木家具在使用中也不以白茬出现,而是要打蜡刷清漆,在工艺上相对于大漆家具要弱,只在纹案装饰和雕刻镶嵌上有了创新。

懂行的人仍能在红木家具上看出它对大漆家具一些纹饰的沿用。如忍冬纹,是唐代从西域引进的一种家具纹饰,经过几百年后又出现在了明清红木家具上。

大漆家具的发展前景与收藏价值

在一般人眼中,大漆家具五彩斑斓,精妙绝伦。收藏大漆家具有什么诀窍?

刘先生说,欣赏和收藏大漆家具也应先由易入手。紫檀黄花梨家具相对好入门,木头只要买对了就赢了一大半,因为存世量不大,制式规范易于掌握,大漆家具则不同,因为千变万化盘子也大,入门有一定难度。

刘先生从1984年接触包括大漆家具在内的中国古典家具,迄今已有三十年。依其经验,质量上乘的大漆家具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布,而保存较好的则主要分布于山西等省。山西位置比较特殊,地处中国北方,气候干燥,宜于大漆家具保存和维护。这里唐代与陕西接壤,宋代与河南接壤,元代与北京和蒙古接壤,历代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都紧挨着它,在艺术上能吸纳八面来风,而且接受的都是当时社会最高阶层的审美趣味。山西富人也多,中国保存完好的古建筑75%在山西。从这些年的收藏实践看,山西是大漆家具的“富矿”。要想投资收藏大漆家具,不妨先到山西看看。

刘先生说,现在人们对大漆家具的收藏和研究都有些落后了,但有一点必须坚信:是金子总会发光。他接触到的大漆家具,从材质、工艺造型到文化、艺术内涵,都代表着中国传统家具的最高水平。随着社会的进步,拥有文化知识和艺术修养的新人不断进入,大漆家具的文化艺术研究价值乃至市场价值都会得到提升。正基于此,他在马未都、马可乐、柯惕思等同好的鼓动下,伏案数载,成就了《大漆家具》一书。从收藏、研究到著述,再到大漆工艺实践,刘传生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由此透出的执著,令人感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