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家居

5千活猫装箱贩往广州做菜手续齐全无法扣

发布时间:2018-08-13 00:52:2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5千活猫装箱贩往广州做菜手续齐全无法扣

小猫被装运成箱

重庆晚报12月14道 一箱,两箱,三箱,四箱……顺着漫长的铁路线,一箱箱装满活猫的箱子铺展开去。它们原本或活蹦乱跳,或乖巧可爱,如今只是无精打采。偶尔从箱缝里露出面孔,温顺怜人,大大的眼睛里,却饱含恐惧……

这是近日流传于上的一组图片,一箱箱被装运成箱的活猫出现在南京火车西站。

发帖友说,这些小猫是被运往广州。在那里,它们走向生命的终点,成为餐桌的一味菜肴……

火车站台 上千只猫叫声凄厉

“凄厉的叫声一直回荡在站台上”。

据了解,图片所揭示的是12月4日,南京火车西站5号站台上出现的情景。1350只活猫被装在狭小的木箱中,运输的小车上堆了三四层一排排小木箱,不断传出一声声猫的悲鸣。

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表示,这已是猫贩子第三天通过火车往广州运活猫,一共运走了5000只活猫。

报警拦截 手续齐全无法扣下

为了救下这批小猫,当地爱猫人士拨打了报警要求拦截。不过负责承运这批活猫的中铁快运出具了相关手续,所以无法扣下,更不能阻止装车。

据了解,猫只是属于家禽类,按铁路运输规定,运送家禽类动物,只要具备这批动物消毒证和动物检疫证就行。而这批被运往广东的小猫,除有江苏沭阳县兽医检验所开具的检疫证明外,还有一份动物消毒证。

友爆料 小猫运往广州做菜

发图的友还发帖称,这些猫在到广州后的命运是将被做成一道“水煮活猫”的菜:用钳子固定活猫,以棍子猛砸猫的脑袋使其晕厥,再放进沸水煮熟,去毛剥皮后切片做汤。

据了解,在岭南的饮食文化中,当地人一直有杂食的习俗。早在南越国时期,人们就有吃蛇、鼠、雀、禾虫、蚕蛹的记载。所以人称当地人是天上飞的除了飞机,地上四只脚的除了板凳,样样敢吃。其中一道“龙虎凤”,即将蛇、猫、鸡煲在一起的菜,更是有名的传统粤菜。

据了解,广东一天消耗的活猫在1万只左右,由于吃猫的客人嫌热气,冬天就成了猫肉畅销的季节。

猫贩披露 偷贩吃已成产业链

“有人捉流浪猫、偷家猫,不是一两天的事,也不是一二个偷猫人的事。这是一条产业链

5千活猫装箱贩往广州做菜手续齐全无法扣

!”江苏沭阳当地的猫贩表示,捉猫人是这条产业链中最底层的一环,1人一晚能捉20只左右,一只卖价最低10元。一个收猫点一晚至少收猫100到300只,然后卖给大猫贩,或直接在一些菜场上出售。大猫贩一次收猫就可达上千只,然后再通过铁路或公路运往广州。

这位猫贩还说,有时从他们沭阳运到南京的猫少,而广州催要货量多和时间紧,他们还到位于南京长江大桥桥洞的两家猫商处批发配货,这里几乎已成了南京贩猫中转的最大市场。

上热议 可爱小猫能不能吃

在众多声音中,反对者占了绝大部分,他们呼吁国家出台规定,禁止将猫作为食物。而且,有友认为,吃猫不但是残忍的,也是不卫生的,因为这些猫中可能有许多流浪猫,可能带着传染病。

也有友对吃猫持不同意见。称“吃猫残忍,吃猪、牛、羊、狗、鸡、鸭、鱼等就不残忍么?为什么猫有怜悯的特权?吃肉的人都没有权利批评食猫的人。”

还有友发帖称,吃猫并没有违反国家法律,不应该对别人进行指责,而且猪可以批量养殖,猫也可以。

小猫眼睛里饱含恐惧

另据东方卫报9月报道:大桥下每天上千只小猫待宰

三不管!广东人月啖万只“南京猫”

“喵喵”,几百只小猫的爪子挠着木质箱子,从缝隙中露出求助的双眼,几天后,它们就将成为广东人餐桌上的美食。

近日,本报不断接到读者反映,下关四平苑小区大桥桥洞下成为食用猫黑市,每天早晨会有许多摩托车前来此地卖猫,而夜间会有大卡车将整箱整箱的猫发往广东,在广东宰杀后供人们食用。

千只小猫“喵喵”待杀

9月2日实地探访了猫市。

所谓猫市,实际上只有位于大桥桥洞两头的两家猫商,其中一家主人不在,只有十几个猫笼子,笼子里装满了喵喵叫的小猫,地上也布满了猫的粪便,远远就能闻到腥臊味。“戴老板回家休息去了,早晨收猫很辛苦,他一般要到下午四点半才来,准备晚上装车将猫发往广东。”小猫摊位旁的周先生告诉。

比起戴老板的露天摊位,路那头猫商的硬件则好多了,走近时发现,在大桥桥洞下有一个临时搭建的水泥房,房外的人行道上摆满了木箱子,虽然里面没有猫,但明显有猫的毛发、粪便在,四个人正在屋内喝酒,见到外人造访,大家都很警觉,甚至连卧在主人身下的大黄狗也站了起来,自称来买猫,一男子询问了半天,只说他们不零售全是批发到广东去的,但此人话音未落,另外一男子赶快接过来说:“我们从来没卖过猫,要买猫到那头的摊子上去买。”说罢,其他人三人都不再吭声,佯装休息。无奈只好又回到戴老板的摊位前。

周先生还在原处,他说,“你要买猫只有等老板来了,对面怕你是或者查处他们的,当然防备着你了,这边也不一定卖,到时候我和老板说说,毕竟你只买一只,这两家每天向广州发的猫就在1000只左右,一只猫就算卖也要收你30元。”

知情人:好吃得不得了

问周先生猫肉是否真的好吃,“好吃得不得了,我吃过几次,比狗肉还要好吃,猫肉并不是传说中酸的,但要大师傅料理,最好是红烧,要是烧不好就会很腥。”提起猫肉的味道周先生好像很回味的样子。

看到这些猫都很小,只有两三个月大,当询问猫的来源时,周先生表示,都来自南京的郊县以及镇江地区,其中六合猫居多,“大部分都是家养猫,流浪猫很少”,“如果是家养的宠物猫主人怎么会30块钱就舍得卖呢?”“呵呵,在各个郊县专门有一批人去‘钓猫’,他们一般晚上行动,专门到居民的家门口或小区的大院里,用麻雀等小鸟做钓饵放在特制的“捕猫笼”内,等待“馋猫”上钩,一般偷猫贼一个晚上可以捕捉10—20只家猫。”周先生解释说。 “水煮活猫”残忍之极

2003年非典疫情发自广东,罪魁就是人食用了带有SARS病毒的果子狸,果子狸也属猫科动物,那么食用猫有何危害呢?南京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高国富老师表示,吃猫很不卫生,家猫一般都以剩菜剩饭,老鼠、小鱼虾等为食物,人食用后感染寄生虫和病毒的比例相当高,有些病菌即使是煮熟了也不能杀死,“许多人类目前还不知道的怪病,都是从动物身上传播过来的,因此还是不要猎奇,远离野味为好。”

在广州工作的南京人方小姐昨天告诉,广东人迷信猫肉有祛湿、壮阳、滋阴之功效,而且一般都是秋冬季食用,她曾经见过周围的广东人吃猫,当时很残忍,甚至有“水煮活猫”,制作时厨师左手拎起一支铁钳,夹住猫脖子,右手抡起一根约半米长的铁棍向被夹的猫头上狠狠地砸。然后将猫甩到地上,继续用铁棍猛砸猫的脑袋。最后厨师将几乎断气的猫扔到一水桶里,厨师称,不能完全打死,还要用水煮一下,这叫活煮猫。

猫贩十几年来“三不管”

周先生说,四平苑小区旁的猫市已经十几年了,鉴于食用猫危害的不确定性。为此联系了南京动物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负责家畜、家禽,猫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之内,要解决这个事情只能是报警,随即打了“110”,下关区四所村派出所的许警官告诉,原来在大桥底下有三家猫商,的确已有十几年时间了,甚至在非典期间他们也没有停止过贩猫,此情况派出所也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十几年来都没有解决,公安机关也没有权利去查抄取缔他们,只好如此了。

“卫生监督所,110和有关部门都管不了,真成了三不管了!”

一箱箱装满活猫的箱子

另据新快报2007年7月报道:配备专业宰猫设备

奄奄一息的猫很快被提到了猫舍西侧的“加工区”。被提到加工区的猫这个时候还在不断挣扎,但通过它越来越微弱的叫声,知道它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了。

“快点,死了就难剔了。”厨师催促着身边的帮工。

紧接着,一个约60公分高的大锅被掀开了盖子,锅里的水不断翻滚着。帮工的男子将红色水桶里的猫,迅速地丢进了锅里。又是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让一下。”的肩膀被一只粗壮的手拍了一下。只见此前的厨师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根碗口粗细的木棍,对着锅里的猫就是一阵猛烈地搅动。

此时的猫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挣扎。但《新快报》注意到,在搅动的过程中厨师手里的木棍还在不断地击打猫的头部和躯干。

“都已经这样了,为什么还要打它?”有些疑惑。

“你们不懂,这样打出来的猫肉口感好,”厨师并没有停止他的动作。

此时,老板娘走了过来:“这叫水煮活猫,是我们这里的招牌菜。刚才如果把它彻底打死了,就没那么好的味道了。”

约5分钟后,厨师终于停止了他的击打。

走近铁锅前看到此时的猫已经僵硬了,厨师用手里的木棍将猫从铁锅里挑了出来,迅速丢到加工区中央的一个圆柱形容器里。

“这是干什么的?”指着圆柱形的容器问。

“脱毛。”厨师说话间按动了容器旁边的一个按钮。顿时,容器开始高速旋转并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帮厨的白衣男子从旁边的一个水池里不断舀水往容器里泼洒。很快,容器的出口便排出了大量的猫毛。

“这个很专业啊,是脱毛机吧?”旁边一名看热闹的食客问道。

“是啊,专门配备的,这样毛才剔得干净嘛。我们很专业的,在我们这里吃猫保证卫生。”老板娘有些自豪地说着。

不一会儿,厨师便将脱好毛的“白条猫”从容器里拿了出来,拿来一杆秤勾住猫脖子称了一下。

“7斤8两,足秤!”

伴随着那声娴熟的吆喝,猫的处理很快进入了下一个程序——切片。厚厚的砧板前,一名年轻的帮厨麻利地对“白条猫”进行了分解。

运猫的小笼子 资料图

食猫客:吃猫肉当治哮喘灵丹妙药

“常来这里吗?这地方这么偏僻你们也能知道?”《新快报》很快和食客们搭讪起来。

“很多年了,这里挺出名的。”食客魏先生一边向厨房方向张望一边说道。

魏先生的同伴告诉,魏先生长期患有哮喘和类风湿。两年前,从熟人那里得知吃猫肉可以治疗哮喘便不厌其烦地爱上了“吃猫”。在他们看来吃猫肉是治疗哮喘的灵丹妙药,2年来,魏先生一家便经常光顾这一带的猫店。

“真的有效果吗?不见得吧?”试探着问道。

“当然有效了,没效果我来干嘛?”伴随着几声强烈的咳嗽魏先生不耐烦地应道。

约40分钟后,服务员从厨房端上来一锅热气腾腾的猫肉,食客们迫不及待地动起了筷子。

随后对旦港猫店周边的居民进行了走访,当地村民反映该猫店生意一直火爆。

“现在是夏天,来吃猫肉的人少了很多,要是冬天,门前的车要排到街尾的。很多都是熟客,时间长了,来的人自然就多了。”一间台球室里的老板告诉《新快报》。

贩猫救猫大战曾在嘉兴上演被关起来准备运走的猫资料图

近百友停车场拦下猫贩

两周前,近百名上海市民在停车场截车救下860只猫,阻止猫贩运往广东做菜的在上海炸了锅。令人震惊的是这些猫多是上海及周边地区人家的宠物猫。此事不仅在上下引起动物保护者的义愤,更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与思考——素以美食著称的广东,一些人吃未经检疫的猫是否卫生健康?在非典带来的教训面前,吃猫及其他非饲养动物会否引发公共卫生问题?目前中国对猫等动物的管理是否存在法律真空?

在本地,经过本报深入调查发现,由广东人吃猫衍生的职业拐猫队对家猫的捕掠,地下猫市、食肆对猫的非人道宰杀,更令人发指。作为一个具有文明素养的现代人,该如何善待人类的朋友,尤其是被视为人类伴侣的猫及其他动物?目前,这一事件已引起国际动物保护组织的关注。

7月6日傍晚6时,已经在家里养了400多只流浪猫的上海市民多姿融听说,在闵行区的颛城停车场,有人正在向两辆卡车上装运猫,她赶去逮了个正着,可惜,就在报警的时候,其中一辆车趁乱溜走。然而,打开被截下的这辆广东牌照卡车的车厢门时,多姿融、警察以及闻讯赶来的几名爱猫人仍然怔住了:车里有42个大笼子,每个笼子里都一只压一只地挤着几十只猫,经过清点,总共竟有860只。其中,一只母猫还刚产下一窝小猫,可惜,这些小生命悉数夭折在拥挤闷热的笼子中,和另一些死猫混在一起。

猫贩拿出一张外地某部门出具的证明,试图表明自己有合法手续,可以把从安徽购来的野猫运往广东食用。但是,他的言词漏洞百出,再加上这些猫大多数都很干净,身上佩戴着项圈、丝带、铃铛等装饰物,对人的态度也很亲热,大家判断应该基本是猫贩偷来的宠物猫,而且他们也曾听说,一直有人把从无锡、苏州等地偷来的猫集中在这个停车场装运往广东、海南。因此,他们又找来了近百个友,不允许猫贩把猫带离。

但是,猫贩坚持说这些猫运到广东,每只至少可以卖出14元的价钱,因此,一直咬定2万元的“售价”不肯松口。僵持到深夜,警方将猫贩连人带车一起带到附近派出所进一步处理,友们则不由分说地将猫笼从车上卸下,有的回家取来电风扇给它们降温,有的找些废纸片给它们扇风,还有人买了水和猫粮喂食。整整一晚,七八个中老年人在猫笼旁守了一个通宵。

女公务员掏5000元“买”猫

深夜,友趁着猫贩不注意,偷偷放生了一些猫;第二天上午,有人零星地买回几笼放生;中午,经过讨价还价,一位52岁的女公务员掏出5000元,从猫贩手中“买”下了剩余的所有猫。

紧接着,大伙儿赶紧租车,把它们统统运往多姿融的“流浪猫咪之家”——她在都市路某小区租住的两套复式房屋。两套屋子虽然总共有300多平方米的面积,但是,800多个“不速之客”加上400多个“老房客”,仍显得拥挤不堪。

860只流浪猫获救的报道,牵动了许多上海市民的心。有几十名市民陆续致电报社,表示要捐款物或领养一些猫,收养人多姿融欣喜地告诉,已经有很多市民拿着报纸直接找到她家看望猫咪,并捐款1500元。此外,还有读者提出,在加强对流浪猫管理、防范卫生隐患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对盗猫、贩猫、吃猫的行为加强打击,防止类似事情再次发生。

上海“猫司令”昼伏夜出抓宠物猫

去年12月,《新民晚服》曾报道上海光启路148弄内存在一个贩运猫的中转站。时隔半年,重访此地,发现不但未被取缔,猫贩子的行动反而更加明目张胆,已从只在深夜清晨装运,变成光天化日之下也肆无忌惮。

在弄堂口,“喵喵”声已传入耳中,走进弄堂,可以看见三个用木条订成的长方形箱子堂而皇之地放在地上,其中两个各装着十几只猫。

住在附近的一个老伯悄声说,猫贩子听口音都是外地人,“定居”此处已有几年,人称“猫司令”。他们昼伏夜出,每天晚上都要出去抓猫,清晨6时许,则把“战利品”一箱箱装车运走。另一位老伯补充说,猫都是论斤卖,个头瘦小的不值钱,“猫司令”随手就扔。果然,在148弄附近看到了几只流浪的小猫。

据悉,这样的中转站在上海并非仅有,大部分猫都被运往广东烹饪“龙虎斗”,其中也有一部分留在了上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