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洛·帕罗海墨"/>
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艾洛帕罗海墨谈为什么要在中国建设生态城

发布时间:2019-01-11 13:32:2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艾洛·帕罗海墨谈为什么要在中国建设生态城

740)this

艾洛帕罗海墨谈为什么要在中国建设生态城

.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艾洛·帕罗海墨曾是前芬兰议员,还担任过设计师、大学教授等职务。目前在中国发展生态型城市项目。他编写了八本书籍和许多文章来描写世界未来的前景和环境问题。

近日,艾洛·帕罗海墨接受了《国际生态设计年刊》的专访。

:为什么我们需要生态城?

艾洛·帕罗海墨:这个世界正在经历一场环境危机,这在许多方面都有体现。自然资源正在被消耗殆尽,过量的二氧化碳和甲烷气体被排放到大气中,气候正变得越来越暖,海洋也在被污染,可开发的处女地越来越少。 当然这并不新鲜每个人都知道,许多年来我们都很清楚这些事实,这危机影响到所有的国家和大洲,但首先是那些工业化的地区。当然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做法,其中一个对于我们较为可信的解释:这问题的核心是由于工业化的产业被短期利益和现有体制的僵化所逼迫--包括技术架构和管理架构。可持续发展的长期的解决办法和便捷但极具污染的短期办法之间确实存在着激烈的冲突。

让我们看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小轿车,这是两百年前发明的。今天作为一种交通模式完全不合时宜。它既污染大气,消耗自然能源,而且象癌症一样每年引起许多死亡事故。它完全过时了,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接受多过一种指责,我自己也是每天开车,并且我家里有两辆车。通过新技术的帮助我们可以容易地开发出一种没有上述问题的交通系统。新系统还没有被开发因为整个汽车产业对此不感兴趣,当然其它产业如石油产业和道路建设产业也有同样的问题,他们也同样不感兴趣。汽车为设计师,科学家,讲员,汽车制造部分中的产业工人带来大量的工作机会,汽车的存在也是他们的利益所在,所有这些人都会反对改变,尽管他们也清楚小轿车对今天这一代人所产生的破坏性影响,更不要提未来的那一代了。

几十年来,我们的村镇城市的体系以及城市规划的自然形态都是根据小轿车来制定的,要让城市规划师们不考虑到这些现实条件是很难做到的,因此大多数新的村镇和城市不再像过去或者没有这种小轿车典型负担的城市那样令人愉悦。我们也知道在任何欧洲的城市,交通问题在许多方面完全是一场灾难。

这里汽车只是一个例子,类似坚固的堡垒在工业化社会的其它方面也同样存在,将这些堡垒拆毁并用新的来取代似乎是一件超越我们能力的事情。不管怎样,为了将地球从环境危机中拯救出来,这些堡垒必须被拆毁,这危机的深层原因是不正确的体系。

这一问题已被讨论了无数次也有很多文字的论述以至于听众们大都感觉疲惫了,事实上,文字和讲论都已经不够了,我们需要的是实际的行动。我们需要一个样板案例说明环境问题可以通过现代的技术来解决。生态城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建设生态城的原因。第一个生态城并不会改变世界,它只是提供一粒改变的种子,种子会长成一棵树,然后才会有森林在这棵树的周围形成。但是没有第一粒种子,森林也永远不会形成。 没有第一粒种子,沙漠永远是沙漠,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一个与现有城市明显不同的生态城。芬兰科学家们预言世界上第一个鲜明的生态城将建在中国。

:为什么想要在中国建造而不是在欧洲?

艾洛·帕罗海墨:这问题很正当,早先我提到了技术体系的僵硬并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在小轿车周围形成的僵硬的堡垒,当然环境的破坏问题在中国没有在那些早已经历过工业化阶段的国家那么严重,这包括大多数欧洲国家。通过采取实际的行动,中国还是可以避免已经影响所有欧洲国家的最严重的环境问题,中国可以---至少部分地---超越工业化阶段(目前已被自己证明是一个错误)

僵硬的技术体系和僵硬的行政管理体系永远是平行的前行。这也正是我第二关注的方面:行政管理和政治。西方的政治家和公务员对媒体有一种不可理喻的恐惧。媒体对于他们是否要继续留在他们的办公室里有极为准确的影响力。所以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避免失误,这使得西方的决策者们显得胆小怕事。他们极为小心不要做任何冒险的决定,大胆的决定必须通过多极行政管理审批,并在此过程中变得越来越保守。这同样是一种接受多过一种指责。我是芬兰议会的成员已经8年了,作为一位公务员,赫尔辛基技术大学的一位教授已经5年了。

根据我的理解,中国的决策者们并没有同样的约束并不那么容易被媒体所驾驭。当你相信其正确性更容易做出重要的、实际的决定,而不用担心会受到那些不相关的批评所伤害。像做出建造一个生态城这样的决定在中国是可能的。但是在芬兰或者欧洲其它国家却不可能。

:中国从生态城中能够得到什么?

艾洛·帕罗海墨:一个前卫的生态城,我会在后面举例说明,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影响力中心,任何其它地方都没有建过类似的城市,既然这是所有西方国家所需要的城市,它将会吸引大量的建筑师,城市规划师,政治家和其它旅客到中国来。我预计这将会产生出不可思议的旅游收入。除非生态城是真正前卫的,它将不会吸引什么人也没有人会来参观。为了这个原因,生态城必须是前卫的,一个不是前卫的生态城就不是生态城,而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城市,它也不可能成为一个旅游目的地。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考虑。一个前卫的生态城如同、电视和汽车一样是一个产品,只不过更大些。 这一产品的设计和制造过程和一般的产品设计过程没有什么不同。首先你要先建立一个模型,然后对其进行测试,以及评议和改良,模型通常会比后来成为的工业化产品要贵,并且通过经验进行改良。在我们面前的建议是中国将要建造这个生态城的模型。

我冒险预计这个生态城模型的建立尽管这要比一个普通城市要昂贵。模型的生产者将会有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优势,它会知道这个模型需要哪些改良,他会走在其它人的前面,尽管他并不能够为这一产品整体申请专利,但是他能够通过部分专利和世界范围内的独家代理保护其中某些部分。如果中国建设世界上第一个前卫的生态城,这城市就具有了一个商标,而这将成为一个产品销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中国制造生态城设计和生态城本身将如同委内瑞拉生产的石油或者瑞士生产的手表一样。中国将成为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生态城制造商。在接下来几十年里前卫的生态城在世界各地开始兴建。它们彼此不会一模一样,而是由于气候、地形和当地文化的不同会有意想不到的差异,有些会很大,有些会很小,但是他们会有一些特定的属性。

:什么是一个生态城? 或者说一个生态城是什么样子?

艾洛·帕罗海墨:我们很容易把第一眼看到的有些夸张的地方被称为生态城但实际上却不是。 在欧洲有这样一些小型社区年轻人选择了一种生态的生活方式,他们自己种植食物,也经常自己制作衣服,并采用木柴作为燃料取暖。当然不可否认这种社区是生态的,但是它们却并不是城市。作为符合标准的城市它们需要更大,而想要更大它们就要采用更现代更环保的技术。而这些小型社区并不能被称为生态城,它们只是生态社区而已。

关于一种生态的生活方式的另一种尝试包括一些更大的城市单位,他们看起来好像是生态的,但实际上并不比其它城市更生态。建筑也许和传统的设计有所不同,也许比其它城市有更多的公园显得更美丽。他们还仅仅是普通城市或者城市的一部分,但绝不是生态城,尽管它们看起来很像。他们仅仅代表了一种关于生态城的美学观。

第三个例子是那些看起来不象生态城的城市却有一些真实的生态城的品质。在这些城市中更多的注意放在了建筑节能的方面,或者他们有比其它一般城市更加密集的公共交通运输。他们在正确的方向上进行了谦虚地尝试,它们尽管具有生态城的一些元素却还不是生态城,他们在正确的方向上有好的尝试。

作为绝对的生态完整性要考虑到两个方面,第一与生产过程的第一步有关,另外一个与生产过程的最后一步有关。第一,一个生态城在各个方面都是经济的,第二,一个生态城不会污染其周围环境。这两方面可以被认为是一个生态城并作为生态完整性的表率的基本特征,还有一些其它不那么绝对的需要。一个城市必须要有吸引力,所以必须要美丽,不过我们要记住任何城市都能做到表面的美丽,那并不是生态完整性的特点。一个有吸引力的生态城是美丽的环境与绝对的生态完整性的综合。

下面我尝试提供一个生态城有关技术特性的事物的简要定义并解释这些结论背后的原因。或许有不同种类的生态城,请让我展示一个案例:

在一个生态城中,大多数居民消费的食物是他们在自己的城市中生产的,因为这样可以减少运输的费用和交通中的废气排放。这就比一个通常的城市建筑密度小。生态城包括根据田地而调整的建筑区域、商务森林和公园式的自然保护区。有机废物可以通过组合和生化制造进行再循环 。

一个拥有2万居民的中国生态城将要覆盖大约20平方公里的土地,意味着每平方公里400人的人口密度。让我们和那些著名城市比较一下,每平方公里的居民密度巴黎是2.5万人,伦敦是5千而天津是1千,这些都是大都市,在赫尔辛基的市区-大约是300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居民密度是每平方公里400人,这比一个高建筑密度的城市的居民密度小,但是介于中等建筑密度的城市和郊区之间。而且居民密度从来没有超过中国平均人口密度的三分之一。

一个生态城能够在不污染大气、水和土壤的情况下制造它所需要的能量。为了这个目的,城区的一大部分保留用于太阳能、风能发电、岩土热泵、生物发电。这些区域与居住区还有一段距离。生物发电会向大气中散发二氧化碳,但是植物又从大气中吸收了碳,所以保持了某种程度的平衡大气中碳的负担也不会再继续增长。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我们将会看到太阳能发电和风能发电将从现有的水平上有一个飞跃性的增长。

当环境温度较低不能达到养殖标准时,一个生态城还应包括人工鱼池和绿色蔬菜大棚,正如城市的其它部分一样人工池还可以与生物水处理系统和绿色大棚的能源供应结合起来。

除了食物和能源之外,每日所需第三必要的是水。一个生态城将拥有一个封闭的水循环系统。这意味着水并不是从城市外部引进来的,污水也不会输往城外。就这点来说,目前一般的自然的水循环也是封闭的,各种未经处理的水在在一起循环。但是在一个生态城里水循环系统是受到控制的,特别是建立在生物和自然净化的基础之上,当然也有利用物理的和化学的净化方法。

在能源、食物和水自给自足并不比依靠外界生产的解决办法更加有益环境或者无污染。不管怎样,一个生态城可以保证这些过程中没有污染并且避免使用原始的自然资源 ,作为一个自给自足的生态城可以保证真正的无污染和保护自然。而一个不那么认真地生态尝试意味着你只关注你自己区域内的生态情况却把所有的问题转嫁到了邻居那里。

废物的管理和材料的循环使用与生态城的其它行动无缝地融合在一起,利用有机废物进行发电和施肥是整个行动的一方面。通过这个办法废物的管理、发电和食物的生产被连在一起并形成了一个整体系统。所有的这些方面必须在规划时同时进行考虑以保证来自不同方面的技术知识能够被搜集在一起,并最后形成一个封闭的功能系统,材料可以进行循环使用也就不再有废物。

这里有一个与上述所有都有联系的基础的事实需要陈明。尽管一个生态城市架构被设计为封闭的系统,还有另外一个与此并行的原则:经济和节约。设计原则是为了要节能减排,特别是在交通运输和建设领域。

关于无机废物和物品的生产,一个生态城不能够做到自给自足,而且这样的目的也是不现实的。除了汽车以外生态城的居民与其它地方的居民使用同样的产品:冰箱、电视机、和自行车。这些大多是在其他地方生产的并被引进生态城,任何废物都可以被生产厂家回收。生态城不负责这些物品的循环利用,那应由国家进行考虑的一个广泛的问题。一个生态友好型的社会有为这些材料进行封闭的循环的系统。

不过有两个大项反映在土地使用计划和整个城市的分区上是最基本的:就是交通和建设

在生态城里没有小轿车,而是被其他交通工具替代了,这些交通工具因为是电力的并且通过城区导航系统进行控制不会污染空气。好像升降梯一样,只不过它们是水平移动。这些交通工具将在稍晚的展示中进行更加详细的讨论。这种交通系统使得城市规划在很多方面都变得容易了。街道可以窄一些,美丽而且有曲线的回转。路边或者其他地方不需要那麽多停车场。当那交通工具不工作时,可以在专门设计的电站进行充电。在交通中没有噪音,而且是安全的并且没有污染。小轿车不能被使用时自行车可以被允许替代使用。

数据交通进入非常高品质阶段,城市的不同地方有可租赁的信息发布设施,有整墙的电视屏幕用于和全世界的专家进行会议,查找因特上的信息,联系医院或者大学,进行商务活动和照顾日常事务。这些设施对所有的居民开放,如同吧,各样的技术都是很先进的。 至于有一个新的产品运输系统所提供的机会,我不会建议在第一个生态城中采用。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允许一些根据生态城的前卫属性需要而进行的折中,不过我这里所提到的系统是作为未来生态运输系统。将来,产品将采用中空的管道使用磁悬浮的方法来运输。这样可以降低运输过程中的能耗,不过现在我们只需记住这种方式,这种城际间的产品运输解决办法会比同一个城市的内部运输系统还要便捷

建设和土地使用规划与交通的联系不是那么明显。既然生态城是没有小轿车的,在建设中就可以不必考量这一因素,生态城将拥有一个现代的综合的数据交换系统,使不同部分间可以进行有效地沟通并减小在土地使用方面发展密度的压力,居住在独栋别墅中的居民们可以不用见面就容易地交换信息。

建筑区域也可以点缀以那些不会引起后期维护问题的商业设施,变电站和野生公园,建筑根据大量的生态原则进行建造和维护。这意味着尽量采用本地的材料并且在各个阶段的过程中要节能,建筑物被设计得节能并能尽量延长其寿命,在进行土地使用规划时也要考虑这些方面,比如建筑物要放在能够获得最多阳光的位置。

最后,关于居民我还要说些话,居民们是自愿搬迁到这城里非常重要。居民的满意度可以通过很多其它的方法进行保证,而且不会与基本的生态需求相冲突,这两种途径共同具有支持性。 必须记住第一个生态城将成为一粒种子并为未来的发展开拓出一条出路,因着这个原因很明显这个城市将从那些将要设计下一个生态城和参与建设的人们中间吸引大量的居民。为了支持这种发展第一个生态城也许会设立一个与多所大学进行合作的关于生态建筑和社区的国际研究学院,否则代表许多职业的居民将会向其他城市一样:有医生,农民、木匠和老师等。不过很明显的是:设计第一个生态城将不仅仅是技术工作 。

工程师自己不能设计一个生态城,这需要无数的专家的合作,当进行第一个生态城的设计时,首要的是要定义目的和最低需要,下一步,必须要选择代表足够广泛经验的一组设计师 。

一个生态城适合开展大量的活动,这并不排除特别目的生产,让我举个例子 : 一个生态城可以容纳一个小型工厂组装和维护那些城中所采用的特别的交通工具,也可以制造销往其它城市的类似的交通工具。一个生态城需要有一个发电设施的维修中心,这一制造元素才可以支持最基本的生态城的构想以及下一代生态城中同类设施的设计与施工。 一个生态城可以容纳一些小型的研究所。例如结合最基础的中国哲学和西方医学的研究所,尽管这与生态整体性并没有多大关系,它并不与城市基本目标相对立而与城市灵魂相协调。 我讲述这些例子的目的是为这一基础性和正当性的问题提供一个框架性的答案:一个生态城中的生活方式是怎样的以及什么样的人会居住在那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