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钢铁企业在管理节能方面可以做到

发布时间:2018-09-18 15:59: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钢铁企业在管理节能方面可以做到

自今年8月份以来,为了完成“十一五”单位GDP能耗下降20%的目标,政府采取了节能限电、惩罚性电价等措施来抑制能耗过高。在此情况下,钢铁业在8月份之后粗钢产量连续3个月呈下降之势,10月份日粗钢产量仅为151.0万吨。虽然能耗降低了,但其背后产量也在随之降低,而一直备受关注的钢铁业节能现状到底如何

钢铁企业在管理节能方面可以做到

?国内钢铁企业节能水平如何,未来的潜力又如何?

本报就此问题专访了中国金属学会长期从事国内钢铁行业节能研究的教授级工程师王维兴先生。

钢铁节能减排的成效与国情相关

:在“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提前完成的过程中,钢铁业做出重大贡献。请问中国的钢铁业节能的现状如何?

王维兴:整体上来讲,中国的钢铁业节能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自上世纪80年代钢铁业开始着手节能之后,钢铁业节能不断取得突破,吨钢综合能耗、各工序能耗历年均在不断下降,创出历史最高水平。

这点咱们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看出。一是重点钢企高炉技术经济指标创出历史最好水平,比如炉焦比为371千克/吨,喷煤比为147千克/吨,这些指标意味着可为炼铁工序能耗的降低创造出更大的条件。二是钢企转炉煤气回收量不断创新高。今年前5个月重点钢企转炉煤气回收量平均已达79立方米每吨。另外,二次能源回收利用也不断取得新的进展。国内投产和在建的干法熄焦装置已达到近100套,首钢、宝钢、鞍钢等十几家企业还建设了CCPP煤气发电设备,有效的提高了能源利用效率。

其实国内重点钢铁企业的能耗水平基本上可以代表国内钢铁企业能源利用的基本情况。国内重点钢铁企业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大约落后10%~15%。我国钢铁业整体能耗过高与钢铁产能的分布有关,目前国内1/3的重点钢铁企业技术装备都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例如宝钢、首钢等大钢企,由于有一批应淘汰的落后技术装备在生产,国内钢铁业能耗整体水平要低于国际先进水平。

媒体上有个常见的说法该纠正,那就是离开中国的国情谈论钢铁业能耗水平。我想说的是,中国的用钢实情是中国钢铁业能耗水平的重要决定因素。大家都知道欧美发达国家早在上世纪就完成了工业化进程,他们目前的铁钢比高约为0.51,而我国的钢铁比高为0.94,远高于欧美发达国家,这也正是我国吨钢综合能耗高的主要原因所在。而炼钢所用煤炭质量较差也是长期以来,我国钢铁业能耗高的另一大主因。同时,我国正处于工业化、城市化的重要阶段,废钢回吐周期长,我国废钢资源供给较少的局面短期内也较难得到改观。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10月22号考察中冶南方工程技术公司时提到,中国钢铁业最大的任务是包括产业集中度、现代化在内的结构转变,钢铁业节能环保也是其中重要方面。您对于钢铁业淘汰落后产能和节能的关系是怎样看的?

王维兴:目前,我国钢铁工业处于不同层次、多种结构、各种生产技术经济指标共同发展阶段,钢铁企业的生产能力也良莠不齐。在中国的800多家钢铁企业中,其中105家重点钢铁企业钢产量占全国钢产量的80%还多。

近年来,非重点铁企业的发展速度高于重点钢铁企业,使我国钢铁产业集中度不断下降,这一问题已引起政府部门重视。产业集中度的下降同时也让钢铁业整体的生产效率大大降低了。在促进钢铁业整合方面,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让企业看到好处,通过在政策层面给予的引导,让企业在市场机制下自发的去整合。

落后产能的存在也正说明我国钢铁企业节能工作尚有一定的潜力。目前国内约1/4钢铁企业是处于粗放式经营管理的状态,通过对这些钢铁企业在技术装备水平、产品结构、生产条件及企业现代管理水平等方面的改造和提升,钢铁业将会获得新的节能空间。相信今后随着钢铁业的发展,落后的钢铁企业迫于竞争的压力,也会更加注重生产能力及节能水平的提高。

技术创新依然是节能的主导因素

:技术研发一直以来都是钢铁业节能减排的重要方面。您觉得在技术的研发方面,国内钢铁企业情况怎样?

王维兴:技术创新依然是钢铁业节能取得突破的关键。目前发达国家最先进的炼钢技术能耗水平也是不断变化的,谁掌握了最先进技术谁就可以在节能这块儿走在前面。这也决定了国内钢铁业的节能研发不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长期持续的过程。

在节能技术上,国内大型的钢铁企业如鞍钢、宝钢等企业并不比国外技术先进钢铁企业差多少。在今年前5个月,重点钢铁企业中有20家企业炼铁工序能耗低于400千克准煤/吨,比如新余、太钢、宣钢等企业,他们的炼铁工序能耗均低于370千克准煤/吨。在转炉工序方面已有22家企业实现了负能炼钢,其中包括太钢、天钢、沙钢、青钢等。烧结工序也有10多家企业能耗低于50千克准煤/吨。

长远来看,钢铁业的技术改进和创新应该走产学研相结合的道路。因为钢铁业工艺技术实践性较强,必须经过企业生产第一线检验,结合生产的实际情况进行技术创新和改进,这就要求企业和科研机构紧密的配合。在钢铁业技术创新面临诸多困难的情况下,走产学研相结合、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路子也是必然选择。

在技术创新方面,近年来国内钢铁业也取得了较多的突破,在国际上也影响较大。比如,我国成功研发的高炉和转炉煤气干法除尘技术,已得到大力推广。在首钢京唐钢铁公司曹妃甸5500立方米高炉采用之后,已经获得了较好的节能和节水的效益。

:节能的技术创新应该是个长期的持续的过程。从长远来看,您觉得国内钢铁业在技术创新方面该注意哪些问题呢?

王维兴:从鼓励企业技术创新的角度上来讲,不足的地方我认为主要有两点。一是技术专利认证体系的不足。随着世界范围内钢铁业的深入发展,钢铁企业的竞争正更多的转化为软实力的较量。谁拥有更强的技术创新能力、占有更多的核心技术,并以自主知识产权的形式表现出来,谁就将会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占有更大的利润空间。确保技术创新成果,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的钢铁企业的一大课题。而目前国内钢铁企业的专利规范体系并不完善,钢铁企业之间的技术专利纠纷也时有发生。此种情况下,政策部门加强指导,发挥国家力量来引导技术专利体系的规范变得急迫起来。

另一方面,现有的钢铁业技术研发体系也有待完善的地方。虽然国家明确指出鼓励钢铁企业自发的进行技术研发,但由于高昂的研发费用,许多企业对于技术研发的投入并不到位,多数企业在技术研发上还是处于单打独斗状态。在重大领域、基础领域的技术研发、创新上,政府任何时候都该是主导力量,通过科研院所、高校等力量组织技术研发。

系统节能将成主导

:中国的钢铁业节能从上世纪80年代初就已开始,并已取得了多次阶段性突破。您认为未来中国钢铁节能的重点应在哪些方面?

王维兴:国内的钢铁业节能从上世纪80年代起,经历起步阶段、扩展阶段到现在的系统节能阶段。系统节能是现在乃至更长时期内钢铁企业节能的重要指导思想,它需要钢铁企业从全局考虑,加强管理、协作,提高能源利用效率。

我们所说的系统节能研究对象是联合企业、生产工序、单体设备三个不同层次节能工作的协调配合,各生产工序之间非能源物质的物流量、温度、成分、形状及时间对吨钢综合能耗和生产工序能耗的影响。

对于国内钢企来说,当前要做到系统节能必须得做大三个转变。这就是注重单位设备、工序的节能向企业整体节能转变;从经验管理节能向现代化企业管理方向转变,提高企业节能工作水平和能源利用效率;节能管理体系要从单一的能源部门纵向管理体系,向计划、生产、技术、原燃料供应、设备等部门与能源管理部门分工协作的综合能源管理体系进行能源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实现管理节能将会是我国钢铁业节能的重要方面。据测算,钢铁企业在实现现代化管理之后,可降低企业总能耗的5%左右。目前国内除了几个大型钢铁企业之外,多数钢企在管理节能方面做得并不够好。我们通常说管理和技术进步是企业生存、发展的两个轮子,部分钢企在节能方面的管理不够重视已非常明显,这表现在企业能源管理部门不完善,人员素质有待进一步提高,企业实际购入、外销、使用能源数量和质量等方面情况不准确,用能现状表达不科学,以及用技术观点分析用能现状和节能潜力尚有欠缺和不足等。

:您说的系统节能更多的依靠钢企自身加强管理和协作。在这方面,钢企具体可以做到的有哪些?

王维兴:钢铁企业可通过生产过程的连续化、紧凑化布局和生产实现系统节能。可以通过在生产过程中各工序中间产品不落地,嘴对嘴地供应,不设中间环节,如炼钢混铁炉、钢胚中间库等,不但减少运输量,还可降低能量损失。在这方面,京唐钢铁公司就是典型的代表。其铁水一罐到底的运行,就已经显示出了较大的经济效益。

钢铁企业在管理节能方面可以做到:企业能源有专人和部门管理,专职人员有较高的业务素质和管理水平;企业能源仪器仪表配备率、完好率、周检率要达标;企业能源统计规范、及时、科学,执行国家和行业各能源介质折标煤系数规定;企业实行能源定额管理制度,编制钢铁企业能源发展规划,以及建立企业能源管理中心等。

其实国内已经有一批钢铁企业节能意识和自觉性正在不断的提高。一些大型的钢企在节能方面做的相对较好。例如,宝钢在建立企业能源管理中心后,实现企业总能耗降低5%,而马钢建立企业能源管理中心后,能耗也降低了7%。

:今年9月份,国金证券发表调查分析报告称,钢铁行业节能的重点已经转移到钢铁消费领域,如果在钢铁消费终端领域提高节能标准,钢铁业能耗至少降10%以上,您怎么看?

王维兴:目前,国内在用钢标准上的确存在不妥之处。现在国内用钢多为一、二级钢材,这些等级钢材的使用比例约在70%以上。国内钢铁业因为钢材标准过低已经造成了较大的资源浪费。国内钢材的生产标准等级均按照住建部的规定来进行,而这一标准不能几十年不变,产品结构的升级换代已经变得迫切起来。

在用钢标准方面,咱们国家应更多的向国外看齐。在国外,多数国家的建筑均采用三级、四级甚至五级螺纹钢,建筑终端用钢质量的提升不仅有利于提高抗震抗拉强度,增强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也有利于经济及节能效益的提高。

标签: